节选“消失的译者”

       有一年在某市接待拉美贵宾的盛会上,我站在市长和外方官员背后做口译。经由我的传导,两人言谈甚欢。谈话即将结束时,我看到一个戴眼镜的摄影记者龇牙咧嘴地朝着我们挥舞手臂,非常愤怒的样子,因为人声嘈杂,我不知道这家伙在嚷嚷什么。两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,他要我迅速撤到镜头视野之外。我也曾听一位在外事部门工作的大学同学说过,刚参加工作时,不懂规矩,给领导做翻译,临到要照相时不晓得回避,结果给人硬生生搡到一边去。作为非重要人物,翻译是不能出现在这种历史性图片里的。从此以后我吸取教训,每回做口译都时刻提醒自己应该站在什么位置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由此渐入佳境。

(来自口译网,原文发表于《经济观察报》)